死刑贪官李玉书包养两个情妇住一栋楼行刑前最后一夜尖叫痛哭

这是一个星期日,市民们早早就来到了成都饭店,8点钟领到的号牌已经是100号了。到了9点半,还有市民前来咨询能不能报名。

拍卖会一直持续到下午,李玉书的豪车、豪宅,还有给情妇购买的商业铺面——“悠悠茶坊”都被陆陆续续拍卖出去。

在预展现场到处人头攒动,这里面只有少部分是有意参加拍卖的市民,更多的市民来这就是为了看一看李玉书这样的贪官到底贪了啥,到底贪成什么样。

李玉书,四川资阳人,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。李玉书家中很穷,他的母亲在他5岁的时候就患水肿病去世了。

李玉书的父亲是远近闻名的杀猪匠,含辛茹苦将几个孩子拉扯大,李玉书从小就必须学会独立,为家中减轻负担。

上小学的时候,他每天都会早起,在上学之前拎着竹篓子去捡狗屎,他漫山遍野走一圈,将狗屎送回家,才去上学。

放学后的李玉书还要放牛、割草、砍柴,每天背着比自己还要重的草回家,又累又饿,常常眼冒金星。因为少年时营养不良,太过辛苦,李玉书的个头也不高。

1961年2月的一天,只有7、8岁的李玉书去食堂拿清水煮红薯,走在路上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,碗摔碎了,红薯滚落在地上。

红薯还能捡起来,那暖和和的汤水却翻了,李玉书当时就哭了,蹲在地上想要从泥土里面挖出来,手指都抠破了。懊悔的李玉书找不到汤水就用额头在地上撞,额头上都渗出了血,后来是家人赶来才将他带走。

他比其他孩子更加珍惜能够上学的机会,他深知只有知识才能改变命运,凭着极其坚韧的毅力考上了大学。

大学毕业后的李玉书被分配到了乐山市五通桥一个工厂当了工人,他很要强,凡事都要争第一,工作也非常勤奋。厂里搞基建,他主动要求去义务劳动。

厂里领导很看重他,一个年轻实干的年轻人,还是个大学毕业生,是个值得培养的苗子。那时候的李玉书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,年年都被厂里评为“先进工作者”和“生产技术标兵”。

李玉书和妻子结婚的时候还比较拮据,妻子精打细算,小家庭也算是温馨。后来李玉书从一名技术员升到副厂长,李妻成了人人羡慕的对象,她以为好日子已经到了。

当上了副厂长的李玉书还不够满足,他早就盯上了五通桥区空缺着的副区长位置。为此,他到处拉人脉,用了不少心机,终于如愿以偿。

至此,李玉书的仕途一路顺畅,从副区长、区长,到乐山市交通局局长,直到案发时任乐山市副市长。

从贫穷的农家少年到受人尊重的副市长,李玉书也算是看透了人间冷暖,经过了人生的大起大落。

李玉书当政期间,是为乐山人民做过有益的工作的,最起码前20年,他走得是自强奋斗之路。

“寒门贵子”大多能够了解贫苦群众的难处,做了官员之后,能够切身实地为老百姓解决困难,他们走出大山又回归大山,以寻找属于自己的人生价值。

但也有极少部分出身寒门的官员,觉得自己已经吃够了苦,人生的目标就是发财,他们不停往上爬,就是为了弥补自己内心的缺失。

他当时是这么想的:资本家已经捞了一把,现在落到我了。他还有一句口头禅:“人生最多就一万多天,要抓住机遇,在能做点什么的时候不做的话,退位之后想做也做不成了。”

李玉书腐化的开头,从一个美女开始。他身边有不少“有心之人”,1995年,行贿人卿某安排一个年轻女人来陪李玉书,从此以后李玉书开始沉迷美色。

他早就已经忘了那些吃一桌三菜一汤就很满足的生活,自然也忘了这些年来妻子为了他付出的一切,开始纵情声色,用一笔笔贿赂款填补自己的贪欲。

1997年,李玉书当上了乐山市副市长,分管全市交通建设、国土资源管理、城乡建设等工作,在他看来,这些都是肥得流油的实权职务。

乐山市某度假村总经理杨某和李玉书是老朋友,他在李玉书的“特殊关照”之下,当上了市交通局下属星源公司某分公司经理,并且以个人身份承包了该公司,还兼任成乐高速公路建设指挥部材料供应处副处长,成为替李玉书捞钱的工具人。

李玉书动手脚让杨某赚得盆满钵满,杨某每次赚了钱,都会主动给李玉书送上。他送钱的时候都是送现金,直接用编织袋装着,在李玉书指定的地方交给他。

随着李玉书的贪欲越来越强,他会主动找杨某索贿,1999年1月,李玉书在成都某宾馆之中打电话给杨某:“你在高速路上赚了那么多,再给我60万。”

此时的李玉书已经和杨某要了210万了,但他依旧没有满足,他认为只要杨某在这个岗位上待一天,就是沾了自己的光,就必须要向自己送钱。

1997年,李玉书又以买房子、办事等为借口,向杨某索要了67万元。1998年到2001年4月,李玉书又先后向杨某要了277万元。

杨某给李玉书送钱那是一个无怨无悔,简直就是李玉书的自动取款机。李玉书有了这个底气,花钱也是大手大脚,从不眨眼。

乐山大渡河大桥某公司的总经理罗某曾经是李玉书的秘书,是李玉书的亲信。他不仅会给李玉书搞钱,还会给李玉书介绍新“朋友”。

比如行贿人井研县某私企法人代表余某就是罗某介绍来的,余某的公司根本不具备国家规定的二级资质。李玉书可不管这些,他不按照规定实行公开招标,甚至连表面工作都懒得做,亲自出面和有关部门打招呼,要求特别关照这家小企业。

就这样,余某前后拿下了大渡河大桥工程建设、HF合同段、HE4段、S2段四个项目,李玉书让罗某出面,直接出价100万,余某乖乖奉上。

1998年初,李玉书瞄上了乐山市一家私营小型广告公司的法人代表徐某,他觉得徐某这人“懂得起”,在徐某提出希望获得某工程之时,李玉书马上答应。

在李玉书的关照之下,徐某如愿以偿,他可没想到李玉书还在计划着怎么从他手上弄到更多的钱。

1999年春节前,徐某出于感激请李玉书吃饭,将他老婆从法国带回来的价值5万多元的劳力士高级手表送给了李玉书。

等到年底,妻弟马某就开始催促徐某进行工程核算,初步核算可以获利700万,马某马上就向李玉书做了汇报。

李玉书非常高兴,急不可耐地来到了徐某的办公室,当着徐某和马某的面说:“你赚了700万,给我350万,你和马某分350万。”

徐某这算是吃了哑巴亏,但面对李玉书根本没有办法反驳。因为工程款还没到账,他请求李玉书等几天,李玉书马上变了脸色,发怒道:“不行,这钱我急着用,你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。”

徐某心不甘情不愿,但已经是刀俎上的鱼肉,将来还要仰仗着李玉书,他只好东拼西凑弄到350万,交给了李玉书。

李玉书拿到这笔钱之后,一部分存到了股市炒股,一部分存到了为洗钱而开设的公司之中。

1999年间,雷某所在的公司成乐高速公路指挥部承建交通安全设施工程期间,李玉书经常借用雷某妹夫的马自达轿车。12月,李玉书将雷某约出来吃饭,在饭桌上提出想要让雷某将马自达便宜处理给他。

事后,这辆马自达就过户到了李玉书的名下,他马上就将车卖了,得了20万元。但他一直没有给雷某钱,而是将这钱私吞了。

他对钱有种极度的贪婪和渴望,他私底下称那些能弄到钱的工程是“点子工程”,意思是能够给他弄“点子钱”。

短短几年间和他发生不正当关系的女人有十几个,他对这些情妇出手相当大方,只要是和他保持情人关系的女人,每个他都送了一套住房。有的情妇特别讨李玉书喜欢,他还给她们在成都买了商铺、住房和车。

32岁的王倩(化名)离异之后下海开服装店,哪知自己根本就不是一个做生意的料,服装店亏本之后,天天被债主们追着要钱。

说来也巧,一天一名债主在王倩的服装店里大闹,李玉书正好路过,就帮忙劝了两句。王倩感激不已,她哪知道李玉书就是看上她的三分姿色。

王倩还有个长相漂亮的同学舒婷(化名),舒婷是一家丝绸厂的模特,一直觉得自己的工资不高,不够花销,但她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。

看到王倩傍上了交通局局长,她非常羡慕,央求王倩让李玉书给她找个高薪舒服的工作,当然,舒婷后来也成了李玉书的情妇,李玉书对舒婷那叫一个着迷,直接说要将她弄到自己身边做秘书。

舒婷的丈夫一直在外地工作,刚开始并不知道妻子出轨。李玉书为了能够完全霸占舒婷,设计拆散了舒婷的家庭,他还跪下来向舒婷许诺:“你离婚吧,我要和你在一起。”

舒婷向李玉书屈服了,也向钱屈服了,在和丈夫签订离婚协议的那一瞬间,她哭了。而丈夫留给她一句让她撕心裂肺的话:“如果有一天你想回来,我和女儿都会欢迎你。”

随着年龄的增长,舒婷的眼角也出现了皱纹,为了能将李玉书套牢,保持自己的魅力,舒婷还专门去做了两次美容手术。

李玉书给两个情妇买了一栋豪宅,一个住在楼上一个住在楼下,从此以后这两“闺蜜”开始为他争风吃醋,李玉书楼上楼下跑,倒是非常享受。

李玉书成日不着家,妻子多少能够感受到,她也曾经和李玉书闹翻过。因为李玉书一直借口忙工程,整夜整夜不着家,李妻留了个心思,跟踪李玉书到成都,结果发现他竟然还有个“新家”。

李妻回家之后寻死觅活,将李玉书一阵闹腾,李玉书也是花了不少心力将事情给摆平了。

有意思的是,李玉书回乐山市政府之时,在同事们面前叫苦不迭:“唉……成乐高速工期短,要赶在国庆前通车,只好打夜战了!”

同事们还真以为领导这是在殚精竭虑工作着,看着他哈欠连天,眼睛布满血丝,对他十分敬佩,还劝他一定要注意身体,好好休息。

1997年的一天,李玉书来到成都出差,找到高速公路建设有业务往来的一名外籍华商。

这名商人知道李玉书好色,为了利益,就物色了一个年轻的姑娘赵某,介绍给李玉书认识。

赵某是攀枝花人,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来到成都打工。她年纪虽然不大,但漂亮妩媚,站在人群里格外抢眼。

赵某第一次和李玉书见面的时候,李玉书对她说自己是在新加坡做生意的大老板,名字叫李理。李玉书说谎自己40多岁还没结婚,赵某天真,还真相信了他的鬼话。

用金钱将赵某骗到手后,李玉书将自己的真实身份炫耀给赵某,并且将赵某包养起来,带着他出入各种高档娱乐场所。

李玉书为和赵某约会,要开300公里的高速,他还给赵某买了61万的别墅,还花107万买了旺铺。

这旺铺就是开头所说的那家“悠悠茶坊”,赵某就这样成了老板娘,李玉书还给他买了一辆白色的富康轿车。

从茶坊装修开始,李玉书就给赵某专门安排了一个助理关某,并且做赵某的司机。

2001年刘中山案发之后,李玉书害怕被查到他曾经给赵某买房子一事,就在6月专门找了一个人,让赵某将购房资料交给他,让这个人冒充买房人。

这个比李玉书小20几岁的姑娘将他迷得神魂颠倒,李玉书和“哥们”要起钱来绝不手软,给赵某花钱也是毫不心疼。什么高档手表、笔记本电脑、手机和白金项链等等,都是主动送上。

赵某也在为自己打算,她觉得只要套牢李玉书,就不用再四处漂泊。而和赵某有同样打算的还有一名女大学生茉莉(化名),茉莉出身音乐世家,父亲是音乐老师,母亲是广播站播音员。

她并不缺钱,只是虚荣心作怪,为了物质享受,也着了李玉书的道,成了李玉书的情人之一。

不过,她并不知道李玉书的真实身份,李玉书在她面前自称是一个搞工程的老板,名叫张良,因为从小家境贫寒,没有念过多少书,所以很喜欢有文化的人。

每个月的月末,李玉书都会准时出现在这所大学校园里面,茉莉总是亲热地挽着李玉书的手,路人倒不觉得有什么问题,一直以为这是父女俩。

茉莉总是会以各种理由和李玉书要钱,一会儿说自己爸爸生病住院了,一会又说自己“美尼尔综合症”复发,李玉书有求必应,每次都会很快将钱打给她。

当茉莉知道李玉书是副市长时,真是又哭又闹,要求李玉书给予他精神损失费,还声称自己已经怀孕,如果拿不到钱,就把孩子生下来交给社会,以此威胁李玉书。

在乐山任职期间,组织上按照正常的程序,将他的妻子和女儿随调到乐山,让他们一家能够团聚。李玉书可不能满足,为了方便“管理”,将自己在五通桥区的情妇也接到了乐山。

养女人需要钱,只要是李玉书能弄到钱的地方,他从不手软,走上敛财之路的他可以用疯狂来形容。

部队接应的领导很佩服李玉书,热情地邀请他到附近的一家小饭馆去吃饭,还请了其他的领导。

这顿饭6个人吃了100多元,李玉书得知后,当场就批评说这顿饭太铺张浪费了。

从1996年4月至2001年4月,短短5年时间,李玉书受贿893万余元、美金9.1万余元。

检察机关从他的办公室、住宅和赃款存放地搜出的各种财产合计则达1185.44万元。也就是说,李玉书每年敛财高达200万元。

中午,审判长宣布:李玉书犯受贿罪,判处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,犯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,判处有期徒刑四年,并对被告人李玉书财产的差额部分予以收缴;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听到判决的一瞬间,李玉书脸色灰白,浑身开始抽搐,双腿一直在发抖,已经站不稳了。

李玉书在看守所所写的忏悔录之中,他说这段时期他总是想到自己的童年和少年时的贫困生活。

李玉书经常做噩梦,监狱的管教回忆说,自从判处死刑之后,李玉书经常蒙着被子痛哭。

行刑前最后一夜,李玉书从梦中惊醒,惊叫起来,双手都在发抖。管教民警只得起来给他几颗安眠药。

第二天一大早,起床后的李玉书脸色惨白,双腿发软举步艰难。他对死亡的恐惧已经到达了极致,几乎丧失了作为一个成年人的自控能力。

在被押上警车即将执行注射死刑前,李玉书掏出一沓钱,见到一位民警就给一张100元,还跟他们说谢谢。民警们断然拒绝。

一个连红薯都要捧在手心吃的孩子,变成一个为了钱不择手段的官员,当贪欲在人心滋长,对道德和法律的畏惧就会被吞噬。

李玉书最后说:“色和钱是两把锋刀和利器,很容易刺中意志薄弱的人……如果我能早点死去,我愿意马上死了重新做人。”

也许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他是后悔的,但这5年之内,他有无数次可以回头是岸的机会,在悔过书中他抱怨第一个将女人塞到他怀里的卿某,依旧觉得是别人害了他,其实将他推向绝路的还是他自己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Author: kaiyun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